经济 >>正文

壶关农民建微信群卖特产 上千名太原群友帮忙吆喝

2018-01-18 08:11 来源:山西晚报
导读:

    原标题:他在太原卖农产品,回头客很多,为方便顾客找到他,还建了3个微信群

    壶关的老闫有千余位太原“朋友”

    老闫在店里整理农产品。

    太原市迎泽区桃园四巷口有一家不起眼的门面,名为“田秾人家”。店内20多平方米,摆放着各色农副产品,除西红柿酱这一主打产品外,还有全麦面粉、玉米面等。元旦开门时间不长,店内堆积如山的商品就卖了大半。

    店主老闫独自镇守小店,除接待来访顾客外,还有一件重要的事,便是答复“西红柿之家”微信群中顾客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还有西红柿酱吗?”

    “今天店里有没有人?几点下班?”

    “胡萝卜还有吗?帮我留两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闫一一@群友,回复问题。

    “西红柿之家”的群主是老闫,前年创建的,500人满员后不久,老闫又接连创建了两个微信群——“田秾人家”二区和“田秾人家”三区。群友都是太原市民,人数稳定,几乎没人退群,见群里空出名额,很快就有群友再拉进新人。这1000多名群友就是老闫背后强有力的支撑,老闫的故事就是“西红柿之家”的群友告诉记者的。

    老闫是壶关县王章村村民,43岁,在他群里潜了一个多月后,昨日记者走进“田秾人家”。

    A 流动摊位不易找寻,微信群能保证客源

    老闫中等个头,黝黑发亮的皮肤透着庄稼人特有的精气神。尽管是工作日,但店内的客人络绎不绝,询价、挑选、装袋称斤、结账离开。整个过程中,除了必要的问答,老闫的话并不多。

    老闫的老本行是种地。西红柿是壶关特产,口感沙而甜,一直以来仅在周边市区零售,很少有外地客商采购。“货离乡贵”,老闫想把西红柿带进太原。

    2011年夏天,西红柿大丰收,老闫拉了一车西红柿来太原市康乐街售卖,结果并不理想。他不仅会受当地商户排挤,而且西红柿也无人赏识。因为是传统露天种植,他的西红柿有点“丑”,个头大小不一,有的带裂痕,有的有“疤”。“自己种的西红柿就是这样,下雨容易有裂痕,下冰雹容易留‘疤’,可这不要紧,只是皮上有黑点,剥了皮一点事没有,口感照样好。”老闫有些委屈,当时他廉价兜售,买3斤送2斤,四五天的时间总算把2000斤西红柿卖了。

    老闫想,好货不愁卖,只要大家尝过他的西红柿,一定还会再来。

    随后,他回乡又拉来一车。果然,在同一地点,他遇到了熟客,对方说他的西红柿味正,是儿时留恋的味道。这几句话不禁让他感到欣慰,更点燃了他的信心。

    西红柿的盛产期是每年7月至9月底,每年的这段时间,老闫就会和同伴一起用大货车把家乡的西红柿运到太原市,一车一车地卖,来回一趟,500多公里路,行驶近8个小时,3个月里,老闫要辗转壶关、太原十多次。

    想起那段日子,老闫苦笑:“没法提。”白天就是卖货,饿了就随便买点吃的填肚子,晚上则在车里过夜,人高马大的老闫蜷着身子觉得憋屈,只得在地上铺了大纸片,胡乱凑合一宿。夏天蚊子咬得厉害,他点了3个蚊香,头顶、脚底、身旁各放一个。遇到雨天,他就往银行自助厅里钻,被保安发现后,就再换一个。为了生计,再难他都咬牙坚持着。

    老闫的西红柿从无人问津到门庭若市,从2000斤、5000斤到10000斤,从四五天卖完,到两天售罄,承包的土地也从两亩扩张到了几十亩。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老闫的西红柿,回头客也越攒越多。可新的问题来了:老闫在太原完全是“流动作战”,开着大货车在街边或大型社区售卖,总有顾客找不到他。老闫开始印制自己的名片附赠给顾客。但小小的名片极易丢失,总有顾客与他“失联”。

    有了微信后,老闫时不时发朋友圈,有西红柿生长的图,有他到太原销售的预告,总有老客人跟着回复,到2016年5月,他想回馈这些老客人,决定免费送大家新下来的西红柿,“西红柿之家”应运而生,当时不到一百人,大都是热心肠的阿姨大妈。半个月后,群友人数就达到上限500人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微信群,老闫再也不怕丢失客源,他去哪儿,大伙儿就追着他去哪儿。何时来太原市,在哪儿卖,剩余多少……这些信息老闫都会在群中及时更新。

    B 把“绿色蔬菜”提供给大家,是他的初衷

    “着色期……尊敬的各位顾客,等等吧,今年多雨,气温比较低,熟的比往年要慢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计划西红柿今晚到太原,由于近来昼夜温差大,西红柿肩部开裂,正在分拣中……”

    室内育苗、移植、定植、松土……有啥新动态,老闫都会通过视频或图片跟群友分享。

    “对于我种的东西,不少人有疑问。我就想通过切实的场景告诉他们,我采用的是传统的露天种植,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方法,生长于大山的旱地里,没有雾霾,没有工业污染,自然生长,自然成熟,而且我也不用化肥、除草药剂、催红剂等化学添加剂。我的地纯粹就是靠天吃饭,老天一变脸,就可能会影响收成和后期销售。”老闫说,把真正的“绿色蔬菜”提供给大家,这就是他的初衷,他必须踏踏实实地干,老老实实地等。

    对于西红柿的价格,老闫经过市场调研、估算成本后,定价为两块五一斤,不论市场上卖一块还是三块,他的价格基本不变。

    到了销售旺季,微信群也变得热闹起来,大伙儿都在分享采购心得和食用感受,疯狂为老闫打CALL。近两年,老闫的西红柿卖得越发火爆,老闫忙得团团转,时常是24小时不停歇地干。早上5点半就开始卖西红柿,一直能忙到夜里10点,稍作休息,又得联系货运卸货、理货。看着老闫深陷的黑眼窝,不少热心的群友主动上阵帮忙。装袋、称重、收钱,有的帮忙卖货,有的人则在微信群和朋友圈“吆喝”,还有群友给老闫送去热腾腾的水饺、面条……线上线下忙作一团。

    根据大家的需求,老闫主卖西红柿外,还增加了全麦面、土蜂蜜、辣椒酱。

    老闫是个热心肠,趁往返于老家和太原的空当,给群友带来过不少特殊的“礼物”:霜冻的茄子、茄子根、艾叶、蒲公英……它们可都是“宝”,有的可治疗产妇贫血,有的能治冻疮,有的能催奶……这些东西在农村遍地都是,可在城里压根找不到。每当有群友需要时,老闫都会帮忙找寻,他说这是举手之劳。

    C 面粉滞销,大伙儿合力帮他渡过难关

    2017年6月底,老闫在太原市的第一家店面终于诞生。

    同年7月23日,老闫的第三个微信群“田秾人家”三区(400多人)成立了,老闫的“后援团”进一步扩大。

    新店开张,为了回馈群友,每人两元,可拿10斤西红柿。说是两元,但不少人都觉得老闫不容易,有给5块的,有给10块的。在此之前,老闫已经免费送过一回。辛苦劳作一年的果实,就这样白拿?当时大家过意不去,纷纷提出给钱,老闫却笑着摆了摆手。实在坚持的,他便象征性地收对方两块钱,好让对方心安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会白吃你的。”老闫说,没有这些支持他的群友,他就不会在太原立足。

    新店一开张,老闫在店里便囤了上千斤面粉,不料却出现滞销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因为天气热,大家都不做饭?”老闫纳闷又犯愁,再卖不出去,面粉就会发霉变质。不得已,他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:把面粉蒸成馒头,卖出去。

    “谁会蒸馒头啊?”老闫在群里求助。

    没多久,他便收到不少私信,有人告他需要准备什么材料,有人教他怎么做馒头。在大家的指点下,老闫买好了蒸箱、酵母粉……第二天,几位热心的群友大姐便如约而至,帮他把上千斤面粉顺利蒸成了馒头,一天蒸两三锅,差不多有500多个馒头。一听老闫面粉滞销,群友们主动出击,前去买他的馒头,有位大姐还冒雨替老闫给顾客送馒头。就这样,不到一个星期,老闫店里滞销的面粉全部处理完毕。看着热心的大家伙儿,老闫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。

    “几个月前,山里突然降温,起过一次雾,所以西红柿的皮就皱了,卖相很难看,所以我就做成了西红柿酱,可以保存到过年。”老闫说,这些天是他年前最后一次“守店”,货物全部处理完后就会闭店,回老家休息,等7月份西红柿成熟后,再开门迎客。

    ○记者手记

    这些年,他最开心的是陌生人的支持

    老闫人实诚,有人整筐买西红柿,他发信息说,如发现筐底有畸形的、烂的西红柿,在退还筐子时,可一并退回;有人买西红柿做酱,他告诉对方,过些时日再买,那会儿味更好,价钱也更划算;店内新增面粉,他说“大家期望不要太高,只是自己加工的,不含任何添加剂而已,但没人家的筋道,”遇到条件不好的老顾客,他会打“狠折”,价钱低得像白拿……

    老闫感召力强,他只有小学文化,拼音字母都认不全,但他的群友形形色色,公务员、教师、退休干部、在职军人、私人老板……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,下至90后青年,他们都是老闫的“忠粉”。“西红柿之家”“田秾人家”都是群友给取的,“秾”音同“农”,寓意“丰硕”;店里产品的宣传文字也是群友起草好发给他的;老闫要卖辣椒酱,一位老大姐特意从山东为他寻来了制作秘方;有位80岁的老先生,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来找老闫买西红柿,一听到有人质疑老闫的西红柿,他就会站起身来为其“正名”;还常常有群友给他送饭,包子、炖羊肉、炸酱面、挂面、咸菜……

    老闫有一个笔记本,上面记录了很多微信好友的名字,他说这些都是曾在朋友圈主动帮他“吆喝”的群友,他一一抄录下来,就是为了记住这份恩情。

    老闫说,做生意多年,最开心的不是赚了多少钱,而是赚了很多陌生人的支持和关注,这种信任是金钱买不到的,生意无论大小都要以质量求生存,“田秾人家”不只追求绿色天然,更追求一份责任和担当,这是他最大的动力。本报记者 冯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