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特产品 >>正文

羊模具传人景根生:方寸梨木里的雕刻人生(图)

2017-03-11 10:42 来源:太行日报·晚报版
导读:

    文/图 景建英

    三间青瓦房,摆放着电锯、刨床、凿子等二十多种工具,还有两个大纸箱子里摆放着满满的羊模具,有的是等待出售的成品,有的是刻到不同阶段的半成品,墙角上堆放着长短不一的梨木板。就是在这样简陋的工作室里,景根生用方寸梨木雕刻出无数个精妙绝伦的面羊。

    半个多世纪的光阴就这样从指间溜走,而景根生制作的羊模具也流传到了十里八乡。如今已78岁高龄的他,依然执著地沉迷在方寸梨木的世界里,演绎着生命的精彩。

    祖上曾是高平早期“羊模”制作代表人物之一

    受炎帝文化影响,“正月十五烤面羊,七月十五蒸面羊”的习俗在高平古已有之,祭祀祖先和走亲访友,都离不开米面小羊。正月十五烤面羊是高平当地特有的一种面点,以外观精美、绵而不柴、甜而不腻而家喻户晓。因为这种习俗,高平涌现出许多模具艺人,“羊模”雕刻行业逐渐兴盛起来。

    鲜为人知的是,制作面羊所需的羊模型要求很高,必须是梨树,尤其是上百年的老梨树,不然厚度不够制作模型。而寺庄镇是高平市大黄梨的主产区,全镇共有老梨树81543棵,素有“黄梨之乡”的美誉,这就为制作羊模型提供了最直接的素材。制作羊模具要求每个模型都有一寸厚,因为梨木贵重,为了节约成本,所以羊模型都是以双面出现的。而在高平地区,只有寺庄镇和神农真一直有老艺人在制作面羊。今年78岁的景根生的祖上就是这其中最早期的“羊模”代表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景根生是高平市寺庄镇王报村人,从事模具制作50多年。早在清朝光绪年间,其祖上就临街开门市,出售木梳、木桶、木耕农具,包括羊模,生意奇好,还在临近的寺庄镇上购买两座商铺作为分店,祖上后又将生意扩展到山东一带,家里的长工、短工、骡马都日渐增多,家族日渐走向鼎盛时期。

    一场意外让他开始学习制作羊模具

    然而,受一些因素影响,家族的兴盛后来一去不复返,但值得庆幸的是,木工手艺得以代代相传。景根生则是在1962年的一次意外后,开始学习这木匠手艺的。

    当时,19岁的景根生在寺庄公社组织的“刨铁轨队”,到申家庄的深井底下刨铁矿,井筒入口只有半米高半米宽,出入都是爬着进出。有一天,他正推着装满铁矿石的荆条做的小推车出井时,恰巧碰上入井的人拿着铁戳爬着入井。当时的矿井开采条件简陋,井下没有矿灯,点着电石灯的矿井,光线很暗,他的左眼不小心被入井的人戳伤,失明了,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绝境。就在这个时候,自家大伯让他学习刻羊模手艺,学习木匠。他想到学门手艺,还能够维持生计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,这门手艺很吃香,来求做学徒的人快把家里的门槛踩破了,大伯没有时间手把手教授他手艺,而只是传授给他一些基本的制作步骤,让他自己慢慢去揣摩。当时木工还是一门受人尊敬的行业,景根生经常点着煤油灯不分昼夜地钻研,虽然条件很艰苦,他倒也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的丈母娘当时就是看上了他有好手艺,觉得女儿嫁过去不会受穷、受苦,也不介意他有一只眼睛失明。就这样在父母之命下,景根生靠着自己有这个手艺,娶上了媳妇。

    最辉煌时一天曾卖出了120个模具

    米面小羊的样式有花篮、锁子、寿桃、兔、麒麟送子、双石榴等十余种,景根生可谓样样拿手。半个多世纪里,他制作的羊模不计其数。然而鲜为人知的是,为了刻好羊模,景根生历经艰辛。

    景根生称,在学习刻羊模时,有一种模具是桃形的,上面刻着“寿”,还有一种磨具是葵花形状上面刻着“香”字,这种模型是用来祭祀祖宗的专用花型,不能用来祭祀神仙。然而受当时教育水平影响,大多数学徒都不认识字,师傅所教授的一言一语,他们只能靠大脑来记忆。正所谓“师傅领进门、修行在个人”,由于每个人的悟性不同,所掌握的技巧水平也不同,对于刻字尤其犯难。景根生回忆说,在刻羊模的时候,因为笔画的问题,闹出许多笑话,比如有的羊模具上的汉字,因为多一笔、少一画,或者书写不规范,刻出了许多不是字的作品。而且因为不识字的缘故,有一些作品上的汉字,看起来书写得扭捏不漂亮,影响了整个模具的欣赏价值。再者因为掌握不住雕刻的力度而毁坏的模型不计其数。其间,因为掌握不住要领去师傅家请教,景根生不知走了多少路,磨破了多少双鞋底。

    模具上的花型有一个特点,花型是以正、反两面出现的,分二、四、六个花型这三种。在景根生看来,最难雕刻的模型是“锁子”,其中有一个凸出的小疙瘩,雕刻时稍不留神,就会将这个木疙瘩凿平,这种情况下,一个即将成型的作品就这样毁于一旦。最糟糕的时候,碰上雕刻的六个花型的模具时,前面的五个花型也只能报废……提及学艺时过往失败的辛酸,景根生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从雕刻第一只羊开始的学徒生活,历经两年时间,景根生方才学成手艺。学成手艺后,景根生的羊模具十分畅销,附近十里八村都会慕名前去定做。“印象最深的是寺庄过会的时候,一天就卖出了120个模具,过会三天就能卖出360个,要知道雕刻一个模具,快的时候也要足足一天时间”,说起当年的羊模具销售鼎盛时期,景根生流露出喜悦之情。

    耗尽一年时间雕刻出的模型,在为期三天的寺庄会上,几乎是一出摊的功夫,就瞬间被抢购一空,赚来的钱不仅够维持他和家人一年光景的开销,还能存下不少钱,这让景根生觉得很是高兴。而且靠着自己的手艺和勤劳,后来景根生还修起了二层小楼,成了村里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祖传手艺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

    进入21世纪后,随着社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方式的改变,蒸面羊的人越来越少,购买的人就更少了,虽然隔三差五也有人打听到家里来买羊模,但根本不足以维持生计。再加上梨木羊模的原材料成本高、手工制作时效低,卖得太贵没人买,便宜了又不够成本,渐渐地,景根生的羊模具销售走向没落。可是他还是放不下羊模制作,寒冷的三九天,偌大的工作室里,生个煤球火炉,也暖和不起来,尤其是坐在那里干活,手脚是越坐越冷,他索性就把小桌放在火上,自己站立起来,叉开腿贴近火炉边取暖、边干活。

    也有人劝他,现在子女也成家立业了,该安享晚年了,可是景根生还是一有空就在工作室里打磨、雕刻度光景,他说,现在的他不为赚钱,只是不想把这门手艺丢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也有不少年轻人来找景根生学艺,遗憾的是都是只有三分钟热度,没有一个学徒最终学成手艺。再加上纯手工制作耗费的时间成本和模具出售的价格相比,是远远无法用来维持生计的,于是学徒们没有多长时间就都打了退堂鼓,这其中也包括他唯一的儿子。这是令景根生最忧虑的一个问题,他生怕这门手艺在他的手上失传。他特别希望能有人记得这个行业,记得这门手艺,记得羊模具是炎帝故里一项重要的农耕文化产物。

    在攀谈中,景根生随手拿起一个模型,用小锤和小凿斧,开始敲、凿,一下接一下,叮当作响,小木桌上的木屑开始四处乱飞,不一会就摊成了一堆。卸下木料,扑扑身上的泥土,点上一支烟,他就和那半截梨木倔强地对视起来。沉思片刻后,他才往手里吐口唾沫,两手一搓,就对那截木头动起手来,三下两下修剪掉多余的部分,然后把木头的一头钉在凳子上,另一头用绳子缚住,踩在脚底下,刺啦刺啦给那截梨木进行修整。树皮被硬生生剥落,露出白色的躯体,一股梨木的清香伴着山野的气息,在院子里四处张扬弥漫开来……

    景根生全神贯注地做着这个已经重复了半个多世纪的动作,沉浸在自己喜爱的事业中,仿佛连时间都在为他让路。